好父母学堂
首页    蒙台梭利早教知识 返回首页  

敏感期又是跟心理活动有关的。它们是洞察和冲动,为意识打下了基础。它们是正在产生一些基本原则的自发能量,而这些原则构成心理发展的基础。因此,自然为实际的发展提供了潜在的可能性和被意识到的经验。当环境阻挠这种创造性的征服的发展时,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反面的证据,证明这种敏感期的存在和它的敏锐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儿童变得极端焦躁不安,这种脾气可能呈现为一种疾病的症兆。只要这种有害的情况持续下去,就可能抵制所有治愈这种疾病的尝试。

 

然而,一旦障碍排除了,脾气和疾病也就消失了,这明显地表明产生这种症兆的原因。

 

在一位必须短时间离职的英国保姆的经历中,可以发现这方面的一个有趣例子。她找到了一位能干的替代者,但后者在给她所照料的小孩洗澡时碰到了很大的困难。无论何时,一给他洗澡他就变得不安和绝望。眼泪并不是他唯一的反应。他远离替代的保姆并且把她推开试图逃跑。这位保姆为孩子做了她所能想到的一切,但是这个小孩渐渐地厌恶她。当以前的保姆回来时,这孩子恢复了平静,很明显地喜欢洗澡了。这位英国保姆曾在我们的一所学校里受过训练,对发现儿童厌恶的心理基础感兴趣,开始耐心地解释儿童的这种不完整的言语。

 

她能发现两件事:这个小孩已经把第二个保姆当作坏人,但是为什么呢?因为她是用相反的动作给他洗澡的。于是,这两位保姆比较了他们给小孩洗澡的方式,并发现了这个差异:第一个保姆是右手靠近他的头,左手靠近他的脚:第二个保姆恰好相反。

 

后嗣1.jpeg


    另一个我可以回忆起来的例子更严重,它有着一种尚未确诊的疾病的所有症兆。我碰巧被卷入其中,虽然我并没有以医生的资格直接介入,但我仍然能给以帮助。所涉及到的这个小孩1岁半不到。他的父母已经完成了一次漫长的旅游,根据他们的观点,这个小孩只是太年幼了,以致不能忍受这种疲劳。然而,他们特别提到在旅途中并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每个晚上他们都睡在一流的旅馆里,那里有栏杆的儿童小床是现成的,还为小孩准备了特殊的食物。而现在他们住在一个宽畅的有家具的公寓房间里。由于没有有栏杆的儿童小床,这个小孩跟他母亲睡在一张大床上。他的疾病的最初症状是失眠和反胃。一到晚上必须把这个小孩抱在怀里。他的哭声是由于胃痛的缘故。请来儿科医生检查这小孩,给这小孩提供了特殊的饮食、日光浴、散步以及进行了其他的医治。但是这些措施毫无成效,夜晚成了全家的一种痛苦。这个小孩最后惊厥起来,可怜他抽搐着,在床上打滚。这种情况一天要发生两、三次。于是,他父母预约请了一位著名的儿童精神病专家。我也参与了。这个小孩看上去很好,据他父母讲,在很长的旅途中他一直很健康。很可能他的失调有着某种精神的因素。当我看到这个小孩躺在床上忍受着病痛发作的痛苦时,我得到了一种启发。我拿了2只枕头,把它们相互平行铺开,它们的垂直边就形成了一种小床,象一张有栏杆的儿童小床。然后,我把床单和毯子覆盖上去,没有说任何话,把这张临时凑成的儿童小床紧靠在小孩所睡的床边。这小家伙看着它,停止了嚎叫,滚着滚着,滚到这张床的边沿,然后睡在里面,并说:卡玛,卡玛,卡玛!他用这个词来表示摇篮,并立即睡着了。他的病再也没有发过。

 

很明显,睡在大床上的这个小孩失去了从儿童小床的两边栏杆所能感觉到的那种支撑感。这种感觉的丧失导致了失调和痛苦的内在冲突,似乎是不可治愈的。他的反应说明了敏感期的力量,在敏感期里自然处于创造的过程之中。

 

儿童并没有和我们相同的秩序感。经验使得我们麻木不仁。但儿童是贫乏的。正处于获得感知印象的过程之中。他始于一无所有,感受到创造的疲劳。而我们就像一个靠艰苦劳动而富起来的人的儿子。我们不理解他所承受的劳苦和艰辛。我们由于已取得的社会地位而变得冷淡和迟钝。现在我们可以动用儿童给我们的理性,儿童的经过训练的意志,以及他为我们而激发起来的肌肉。如果我们能使自己适应于这相世界的话,那是因为儿童给了我们适应世界的工具。如果我们能意识到自我的话,那是因为儿童使这种意识成为可能。我们之所以富有,那是因为我们是儿童的后嗣,儿童始于一无所有,为我们提供了未来生活的基础。从一无所有到他未来生活的第一源泉,儿童必须作出巨大的努力。儿童是如此接近为活动而活动这个生命之泉。这是一种创造的方式,对于这种创造的方式我们既不了解也回忆不起来。



Copyright 2014 上海美邦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t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2037616号-1